零零客微文大全00ke.net

  • 自动驾驶杀出“超车大玩家”,百度造车紧急宣布5年投资500亿
  •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图片

从官宣造车计划至今,百度的集度汽车已经走过了一百天。但是,随着搭载华为高阶自动驾驶的北汽极狐试驾视频刷屏,百度在浸润多年的自动驾驶技术上,被一下子抢走了风头。旋即,百度宣布首款车型亮相时间从三年提速到一年,在这背后,它的焦虑感也不言而喻。造车赛道巨头纷涌,竞争激烈,百度的胜算又是几何呢?



财经天下周刊(ID:cjtxzk)
文|伊韦
编辑|杨洁



近日,集度汽车CEO夏一平对外表示,公司将在今年第三季度推出自己的汽车品牌,力争在三年内推出首款电动汽车。相比小米雷军提出的10年投入100亿美元的计划,夏一平表示,集度汽车将在未来5年内耗资约500亿元人民币。

百度与“车”结缘已久。早在2015年,百度举行“车联战略发布会”,发布了车机手机互联方案 CarLife。就在同年,百度无人驾驶车辆首次在北京的五环路上路测,几天后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诞生。2017年,百度整合旗下自动驾驶事业部、智能汽车事业部、车联网业务,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一个月后,百度推出Apollo智能驾驶开放平台,号称要做汽车无人驾驶领域的“安卓系统”。

在此之前,百度都是在汽车领域提供自动驾驶等技术,作为软件服务提供商存在。而集度公司成立,则是标志着它在向整车制造商转型,从To B转向To C业务,也将互联网公司造车这件事推上了高潮。

图片
 
在集度成立前百度虽已先发制人,但近期,搭载华为高阶自动驾驶的北汽极狐试驾的视频刷屏。尤其是其中的L4级自动驾驶方案,占尽了风头。极狐阿尔法S 华为HI版新车计划在今年第四季度量产交付。华为在口头一直强调“不造车”,但实际上,“身体很诚实”。在自动驾驶、汽车智能化、电动化等领域,已经进行了布局,一旦时机成熟,它亲自下场也并非不无可能。

此外,阿里与上汽等合作成立的智己汽车亮相上海车展,小米更是雷军亲自上场“花式营销”官宣造车,吊足了观众胃口。骤然间,百度面前就涌现出多个重量级对手。

现在加速狂奔的百度,焦虑了吗?


图片

百度造车100天,狂奔的进度条

 
今年2月,百度在宣布正式组建智能汽车公司后,确认了CEO的人选——原摩拜单车联合创始人兼CTO夏一平。资料显示,在此之前,夏一平曾出任菲亚特克莱斯勒亚太区智能车联事业部负责人,也曾就职于福特,早期还在通信行业做过软件开发、架构。据媒体报道,李彦宏对夏一平的评价是:懂车、懂互联网、有创业经验、有技术背景、有激情、有使命感,是非常适合和难得的人选。

图片
 
3月2日,集度汽车正式官宣成立。在集度汽车的架构中,百度全资控股的达孜县百瑞翔创业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认缴出资11亿元,持股55%;吉利控股集团的下属企业上海华普汽车有限公司认缴出资9亿元,持股45%。除了控股地位,百度的话语权也明显高于吉利:集度一共设置5个董事会席位,除了夏一平外,另外有3位董事来自百度、1位董事来自吉利。

4月23日,百度造车“大船”起航100天之际,夏一平现身媒体会。除了表示公司将“5年投资500亿元”,他还透露称,自己正把大量的精力花在招兵买马上,目前团队规模在100人左右,预计到今年年底扩充至1000-1500人,并在未来两到三年内招聘2500-3000人。目前,经过几个月的招兵买马,集度汽车的整车设计核心团队已经搭建完毕。

在产品上,集度第一款车型将采用吉利历时4年、投入180亿元研发的“SEA浩瀚”架构,预计在吉利位于宁波杭州湾的工厂投产,集度则暂时没有自建工厂的计划。在具体的生产环节上,集度会利用吉利的供应链网。这意味着,刨去车辆架构和生产,集度本身要做的,更多的是品牌、设计和营销工作。

今年2月份,李彦宏曾在财报电话会议上提到,集度汽车旗下的首款产品,将与大部分电动汽车推出的节奏类似,“从立项到推出大约需要三年时间”。结合夏一平的最新说法,集度造车的进程正在加快,第一款“接近量产”的车型将于明年车展亮相,随后集度汽车将以1年-1.5年一款的速度发布新车。

至于第一款车究竟是什么样子,夏一平则把侧重点放在了科技感上,“我们没有觉得它是一个车,我们更希望设计的是一个机器人的feeling”、“放在今天的展馆里面它基本上会是最亮眼的一款车。”


图片

华为“截胡”


在百度造车的百天内,搭载华为”高阶自动驾驶“的北汽极狐新车型横空出世,占尽了风头。在上海车展前夕,一段该车“脱离双手”行驶在城市道路的视频被疯传,有业内人士直呼其“相当于L4级自动驾驶”。

百度在自动驾驶领域布局已久,但这次,却被华为“截胡”了一把。

早在2013年,百度研究院就开始研发无人驾驶车项目。2018年,加州车辆管理局(DMV)的无人驾驶脱离报告中,百度在全球排名第七,在国内排名第一。作为百度无人驾驶战略重要一环的Apollo平台耗资巨大,但在商业化方面,却没有具体的落地时间表。在2019年,无人车业务“分拆”传闻曾一度甚嚣尘上,当时百度也对此传闻出面否认,称“Apollo是百度AI的重要版图之一,目前在按照既有战略稳步发展”。

“To B业务和To C业务的逻辑是很不一样的,不是你的技术牛,别人就会用你的平台。”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案例研究员钱文颖看来,尽管百度很早就在自动驾驶领域布局B端,但理想和现实总有差距,盈利和商业化步骤的进展,与布局早晚并不一定直接相关。

去年年底,百度就在Apollo生态大会上率先发布了高阶智能驾驶解决方案 ANP(Apollo Navigation Pilot)。按照百度的说法,ANP不仅可以用于高速场景和城市环路,还可以应用于城市复杂路况——这与不久前华为在极狐新车阿尔法S落地时的说法高度一致。

在集度之前,被百度投资过的威马向来被视为Apollo技术落地的重要载体,但在Apollo大会上,百度仅宣布威马新车W6会搭载其自主泊车解决方案AVP,而非全套方案ANP。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威马虽然是百度亲力亲为“提携”的新造车企,但百度不愿意把技术都给它,“首先威马的月销量已逐渐落后于理想、小鹏等;其次威马EX5、EX6都是油改电平台,集成性上和电动车差别也很大。”

尽管目前威马W6也自称是国内首款无人驾驶量产车,但仅仅是在泊车环节解放驾驶员双手,与极狐试驾视频中显示的“脱离双手行驶在城市复杂路况”有着极大的不同。

相比目前市面上新车普遍标配的L2/L2.5级自动驾驶,极狐阿尔法S 华为HI版的高阶自动驾驶解决方案,无疑大大吸引了眼球。百度也不甘落后。集度汽车认为,传统汽车内的电子电气架构、底盘等,不能完全承载L4级别的能力;在媒体会上,夏一平宣布,集度汽车的电子电气架构完全由自己开发,未来新车会“真正具备L4级别能力”。

招银国际分析师白毅阳认为,尽管百度早期就定位于L4级别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但实际上,目前在L2.5/3级别自动驾驶真正落地的也还不多,“一部分原因是,包括技术、硬件成本、法律法规、市场接受度等,都没有达到落地要求。”

但百度造车的“提速”,无疑也是感受到了竞争的焦虑。


图片

百度开向C端胜算几何?

 
近日的媒体会上,当被问到对小米等科技公司下场造车是否忌惮时,夏一平给的说法是“我不担心”。在集度成立的100天里,他说,“我思考最多的事情就是怎么把集度这艘大船给开起来”。

图片
 
2020年,在包括《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在内的一系列政策指引下,自动驾驶的应用落地逐渐升级为汽车智能化技术的发展方向,业内涌现出“自动驾驶量产潮”——各大车企争先推出增强版的L2+自动驾驶功能,以及L3级自动驾驶功能。与此同时,互联网公司纷纷加入跨界造车大军。包括阿里、小米、华为、百度,都已入局。

钱文颖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百度的野心,区别于阿里、小米等跨界造车的互联网公司。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李彦宏设立Apollo的野心是希望它能成为“自动驾驶时代的谷歌”,做自动驾驶汽车中的“安卓平台”。“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后,百度虽然在游戏、外卖、直播等领域都曾进行过布局,但却再没有立起来一个移动互联时代的支柱性新业务。很显然,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竞赛,百度已经无法再回到原先的位置。所以百度很早就把重心放到了下个时代的竞争布局上,Apollo平台的野心是非常之大的。”

在成立集度汽车之前,百度在汽车领域扮演的角色和华为是类似的,即致力于做提供智能驾驶及座舱解决方案的Tier 1,从数据、AI算法、云、地图、车载系统这几个维度,百度都构建了闭环。此外,百度还在培育Robotaxi自动驾驶出租车业务,希冀借着它的商业落地,颠覆出行行业的生态。

科技公司都想从存量竞争中出圈,打造新的增长点,讲出新故事。现在对于百度而言,它从To B的软件服务提供商转向了To C端的整车制造,无非是多打造一个潜在盈利点。

百度的车联网业务已逐渐成熟,尽管可以盈利,但想象空间有限;Apollo自动驾驶平台则更像是一个科技符号,从推出到落地之间的路径还太长。单独成立新公司造车,一方面在商业化途径上可以更灵活,另一方面,造车对资本市场也更有吸引力。

夏一平还提到,为了满足资金需求,集度汽车新一轮的融资也在计划当中。

但是无论是华为还是百度、小米都要注意的是,并不是每一个入场的巨头,未来都能成为特斯拉。

“未来几年,整车的性能将围绕自动驾驶和智能座舱两个维度展开。其中座舱智能化会快速下沉到入门级车型中;在自动驾驶领域,自动泊车功能也会加速渗透。在这一波浪潮中,智能化落后的企业将会被淘汰。”招银国际分析师白毅阳认为,“推演未来行业格局的演化,应该是落后的燃油车企逐步退出市场,传统车企逐步度过转型阵痛期,新势力及新进入行业的公司中则出现第二轮洗牌。最终在2025年左右,行业形成新的竞争平衡。”

钱文颖认为,包括百度在内新进场的玩家们,有可能会成为市场的“替代者”,也可能成为市场变革中的陪跑者。“回望2014-2015年那波造车潮就会知道,‘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即便当前技术和基础设施环境和以前已经不同了,但是竞争也会在新的层次上更加激烈。”


—End—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图片素材源自视觉中国


回复:


加入财天组织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



图片
视频号变现诱惑,张小龙还能克制多久?
图片
快递“最后一公里”的战争

图片

汽车

1 2 3 4 5 >> 

公众号 • 财经天下周刊

  • 财经天下周刊微信号 : cjtxzk
  • 《财经天下》周刊官方认证公众号。《财经天下》周刊,不只是一本杂志,我们负责提供有品质的深度财经商业报道。
  • 手机微信扫描上方二维码进行订阅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