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客微文大全00ke.net

  • EBC,它可能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徒步路线
  • 来源:徒步中国



在雄伟的喜马拉雅山脚下

在5000米的高原上

徒步旅行十多天

和众多8000米的雪山近距离接触

想想都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

……



2014年10月,我到达珠峰北坡,我41岁

2016年12月,我站在珠峰南坡,我43岁


1、前言


新的一年,我继续在这座南中国最有活力的城市继续重复自己的工作,谈设计、做方案、准备合同,然后中午溜出去吃一碗汤河粉。

暮色将至,办公室窗外的写字楼映照在夕阳的余晖里,先是变黄,然后变红。新年刚至,又是一度轮回……

不久前,我还在喜马拉雅的山谷里迎风前行,从一座山脚到另一座山脚,迎着朝阳朝着雪山出发,在下一个目的地等待日落,像北迁的候鸟,那些夕阳映照的雪山也一样先是变黄,然后变红,然后坠入无边的黑暗和寒冷。

驿站的火炉燃烧起来,妄图与寒夜最后一搏,星星闪烁,璀璨夜空下一众雪山静静矗立,已有千万年。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此时此刻,由衷感叹世俗人生的渺小。而想起那些沿着这条道路前行并最终攀上世界之巅的勇士和一路上背负重担攀藤附葛的背夫时又感慨人类的伟大与顽强。

岁末的阳光愈来愈暗,我想起洛子峰巨墙一样的南壁上那道皱褶,那些皱褶每一道都经历了 6500 万年的堆积。

旗云每天在山顶飘扬,山谷里的云每天涌上雪山,然后又在傍晚褪去,周而复始,年复一年。

这是无与伦比的经历,向着雪山的路上,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探索者们汇集于此,每一个人都有一本故事,身处其中与他们一起行走的每一天都有不同的味道。

“夏虫不可语冰”

我便是那夏虫,努力想要尝试冰的味道。



2、什么是EBC徒步路线?


EBC(Everest Base Camp)世界上最为著名的徒步线路。位于尼泊尔萨珈玛塔国家公园,起于LUKLA,终点珠峰南坡大本营。

十二天从海拔2600米的的谷地一步一步走向5600米,150公里,经历四季的轮转,而萨珈玛塔在尼语中的意思是“从陆地到海洋”或者“世界之颠”的意思,意味着从开满鲜花的林地穿越美丽的村庄和山间小路走向冰雪晶莹的世界之巅!

四座8000米以上的雪山,还有散落在路上的咖啡馆,以及一路的抽水马桶。除了12月的寒冷,这是近乎完美的线路。


在这里可以看到全世界14座8000米雪山中的 4座:珠穆朗玛峰(8848m,世界第一),洛子峰(8516m,世界第四),马卡鲁峰 (8463m,世界第五),卓奥友峰 (8201m, 世界第六)。

还拥有努子峰 (7879m,世界19),昆比拉峰 (5761m),阿玛达布拉姆峰(6856m)等高度略矮,但形状十分美丽的山峰。其他还有大小不一的几十座高山,震撼无比。            

“EBC,一个可以触摸天堂的地方”
“任何一个季节走过这条线路都不会让人后悔,这是这个地球上最好的看雪山徒步线路”
“EBC是每个徒步爱好者的终极梦想”

EBC,我终于来了……


3、EBC徒步路线详解


徒步起点—— EBC的起点在卢卡拉,从加德满都出发只需要30分钟航程,旺季的时候据说每天有70多个航班,跟公交车差不多。卢卡拉机场是世界上跑道最短的机场,只有460米,一端是悬崖,一端是高山,降落的时候飞行员只有一次机会,绝无复飞的可能性。

好在飞行员个个身怀绝技,嚼着口香糖跟玩儿似的就把这事给办了。飞机甫一挺稳机场内一片掌声。

(PS:飞卢卡拉上飞机时最好排在前面这样可以坐到左手第一排位置,一方面可以看窗外的雪山,一方面可以近距离观看飞行员表演航母式降落,相信是一生中绝无仅有的体会。)


第一天—— 卢卡拉Lukla(2840米)— Phakding(2610米)


我们的团队一行4人:我、来自新疆的老林、向导卡宾、卡宾的朋友Bob还有背负:光。下午2:00从卢卡拉出发,拉开EBC徒步的序曲,不到两个小时到达今晚的驻地。

山谷里的夜如雾霭般弥漫开来,气温骤降,旅客向餐厅聚集,这间不到50平米的房间,三面软塌环绕,中间一口铁炉驱散寒意。晚餐是咖喱鸡肉米饭,后面吃素的日子回忆起来真是绕梁三日。

房间里充电100卢比,热水200卢比,越往后价格越贵,有WiFi,但是贵的离谱,还好在加德满都买了流量卡,刷微信成了中国人打法时间的利器。

小店物资一应俱全,光啤酒就有四种,此时此地,不喝上一罐真的说不过去,向导卡宾和bob要了当地的酒,类似威士忌,尼人喝酒方式独特,餐前喝,酒兑热水,下酒菜用方便面拌青辣椒和生洋葱或者炸花生拌辣椒面和生洋葱。以至于十几天过后我开始不可救药的爱上了生洋葱。

寒夜漫漫,无以自遣,早早回屋睡觉。屋外寒夜如水,睡袋里温暖如春。凌晨一阵地动山摇摇醒春梦,只听外面一片嘈杂,同屋老林大喊地震了。慌忙穿条裤子批件衣服跑出房间,院子里已经挤满了人,个个衣衫不整,有个美国大妞穿了条内裤就跑出来了。

半小时后确认没有了余震后所有人表示情绪稳定,纷纷回到活动室,打开电视、手机搜寻蛛丝马迹。确定地震4.6级,震中是距离我们20公里的南池(也就是我们今天的目的地)后,我要了杯咖啡压压惊。

陆续有坏消息传来,地震的时候一个登山队正在冲顶Ama Dablam峰,地震导致一名夏尔巴向导失足遇难。南池的情况如何,道路是否被破坏也不得而知,这种旅途刚刚开始就有可能被夭折的感觉我不是第一次体会了。卡宾四处沟通,直到10点确认前途无碍之后,我们才继续前行。


第二天——Phakding(2610米)— 南池 Namche(3440米)


云端上面雪山融合的雪水汇成溪流沿着山谷奔腾而下,夹杂着阵阵寒意。一路走过许多铁索桥,从此岸到彼岸,从彼岸到此岸。

山谷郁郁葱葱,溪水清凉如玉,那些精致错落的民居散落其间,很多房子四周种满了鲜花,院子一尘不染,走累了坐下来喝一杯咖啡或者红茶便成了这一路最大的享受。


行走EBC,不得不提到最重要的一群人——背夫。

没有他们的协作,很多人是没有机会完成这条线路的。极低的报酬,极艰辛的工作,但每个人都那么的善良乐观。


中午时分到一栋临河的漂亮房子打尖,淡季只有一个留着鼻涕的小朋友在吃面,正午的阳光透过玻璃窗让人昏黄,小朋友的眼神也开始游离,枕着面碗坠入梦乡。

午饭后开始爬坡,先是一座高度近百米的铁索桥,然后接着500米的大坡,着实让人够吃一壶。奋力登上坡顶,脚下,两股溪流汇集成河奔向海洋。


4个小时,15公里,下午三点过到达南池巴扎(Namche Bazzar)。大雾已经笼罩了山谷,能见度不到20米,气温冷到入骨,喝了两大壶热水一大杯鹰派花旗参后才缓过劲来。

南池巴扎,徒步珠峰大本营的大本营,昆布地区最大的村镇,物资的集散地,所有的东西经由牦牛、骡子还有背夫运输自此,然后分发至各地。

尼泊尔语属于梵文语系,藏语、夏尔巴语属于汉藏语系,奇怪的是Bazzar却和突厥语系中市场 “巴扎”同音,而同行的新疆老哥老林和尼泊尔向导卡宾同时把洋葱唤着“皮亚子”,世界文化的交融有时让人匪夷所思。



第三天——南池休整一天 Namche(3440米)


清晨,撩开窗帘,抹去窗户上的冰棱子,窗外一抹晨光照在雪山上,我像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孩,笼上衣裤拎了相机就往外跑。褪去云雾的南池像褪去衣裳的姑娘让人目瞪口呆,这座EBC上最大的集镇像一个马蹄印,印记在半山腰上,四周雪山环绕。

特别上爬到学校后面的山坡上,西面是kongde峰(6178),东部是Thamsharku峰(6608)、北面是 Kusong Khang神山,再往北便是Lhotse峰向东延伸的巨墙,这座这个星球上最雄伟的巨墙,连藏在后面的珠穆朗玛都无法展现出伟岸,而西北方向的Ama Dablam峰秀美的姿态让人沉醉。

这里有全球最高的illy,有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户外装备,也有别具一格的学校以及爱踢球的孩子。

大好的阳光,在南池修整一天,隔着玻璃晒太阳、喝茶、晒睡袋和鞋、给旅店的小公子拍照,吃一碗地道的“蛋炒饭”。阳光暖暖,日子缓缓。

喜马拉雅十二月温暖的阳光洒在身上,白塔牵引着经幡在和风中舞动,远方的远方,珠穆朗玛巅峰上的旗云侧挂,蓝天下, Ama Dablam峰在浮云背后若隐若现,闪闪发光,像缀满钻石的婚纱。


第四天——南池 Namche(3440米)— Tengboche(3867米)


这是徒步最完美的状态,这种行走的愉悦隐藏于记忆深处,唤起少年时踏春的兴奋与快乐。

现在是淡季,三三两两的徒步者在朝阳下默默前行,蓝天白云下,雪山映衬的身影那么美丽。偶尔有清风拂面,一切如此完美。

十公里左右的平路后一路下坡下到谷底,在河谷边上的小店,我们坐下来喝咖啡、晒太阳。

BOB用他的便携音箱播放《完美生活》,脚下碧绿的溪水奔腾,吊桥上人来牛忘, Ama Dablam峰亭亭玉立,阳光下久久不愿起身。

说起BOB,实在是有趣。此兄是向导卡宾的朋友,在加德满都机场入伙,三人行由此变成四人帮,在南池寂寞的夜里给我看了他们全家照片,大姐在印度工作,大哥是圣地亚哥的美国大兵。所以此君一副美军海军陆战队打扮,战靴、迷彩裤、迷彩T恤,不过画龙点睛的还是那顶雷锋帽,那低调的奢华引一路侧目。

BOB英语不错,绝对是EBC上的交际花,往往在照面之间与人熟络,一路不停与人撞拳、拥抱,俨然一副我尼驻萨珈玛塔外交大臣款式。

冰川融化的溪水奔腾而下,走上吊桥一股寒气侵蚀入骨。过了河便是一个600上升的大坡,穿过最后一片松林爬到坡顶。白塔上的金顶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三座巨大的雪山那么近、那么远。

寺院、牦牛、客栈、红的、绿的,仿佛世外桃源。

Tengboche的客栈是十二月喜马拉雅山里让人最温暖的地方。午后的阳光倾洒在院子里,让人舒服得昏昏欲睡,寒夜里,厚厚石墙包裹房间,巨大的铁炉里木柴燃烧的声音啪啪作响。

在这间客栈,认识了llena lngwersen。当我卸下行囊走进客栈,阳光透过玻璃窗笼罩在这位荷兰模特身上,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像提香笔下的维纳斯,又如同指环王里的精灵女王。

这个女孩好不简单,一人一包一位向导走完EBC后马不停蹄又完成了ABC。行走在雪山蓝天之间时英气勃发,我等男儿都自愧不如。


第五天——Tengboche(3867米)— Dingboche(4350米)


通往Dingboche的路非常理想。先是在山谷里穿行,阳光还没有照进山谷有些阴冷,四周是原始森林硕大的树干。沿途有2015年大地震震坍塌的高压线塔。穿过谷底的溪流,便到了阳面。全身开始暖和起来。

转过河谷, Ama Dablam峰矗立在前方,这座雪山虽然海拔只有6856,但绝对是EBC线路上最耀眼的明星,随角度转换呈现不同的姿态,时而婀娜,时而挺拔。

Pangboche的这杯咖啡是我喝过最好喝的咖啡,坐在这个石头砌成的院子里就坐在了云上。 回首,沿山谷涌上的云悬于kongde山腰,低吟。

气温变得舒适,一条老狗横躺在上午温暖阳光笼罩的石板上肆意的升着懒腰。前方天空湛蓝,洛子峰立于天际,在这个巨大的舞台上人显得既渺小又伟大。

再往前,已没有了松林,只有一簇一簇的灌木,场面愈发开阔,多了些苍凉的感觉,人也越来越少,迎着世界之巅前行,孤独得只有脚下的影子。

看到Dingboche已经临近午后,翻上海拔4400米的台地,午后的阳光有些灼人,天地一片静谧,只有风卷动经幡的声音。洛子峰的巨墙矗立在背景处,旗云无声飘扬。

这个苦寒之地聚集了几十户人家,全都是客栈,有妈妈的面包房、有朱迪的小酒馆,每一家客栈都写满了故事。

阳光透过玻璃窗把房间烤得格外暖和,窗外是Ama Dablam峰,如果再有一大盆热水烫脚……

恍惚间我就回到了2014年的阿里,结束两天的转山,饱餐了两盘饺子和2瓶啤酒后,我在塔尔钦客栈的阳光屋里烫完脚后沉沉睡去,那是我这一生记忆最深的熟睡。

天气越来越冷,屋子里只有两个瑞典小伙,显得冷清。天已经开始变暗,窗外洛子峰依然被云雾遮掩。我开始郁闷,蜷缩在羽绒衣背后假寐。迷迷糊糊睁开眼,蓝天和斜阳映衬下巨峰金晃晃的矗立,恍若隔世。

我拎了相机就往外冲。屋外寒风刺骨,天地间,群山中就只有我一个人。

除了风声,就只剩我的快门声,我变换角度,不断按动快门,试图记录震撼的每个瞬间。



第六天—— Dingboche休整一天(4350米)


在Dingboche修整一天适应高反,EBC路况和线路起伏难度并不算特别大,最大的挑战来自高反。几乎一半的时间都在4000米以上。对于高反没有必要过分恐惧,但是也必须重视。

这些年经常看到一些资深的领队在高海拔地区出现高反,这一路上时常有直升飞机掠过,很多时候便是有人生命垂危乘直升飞机下撤到加德满都(一趟3500美金,出行前可以购买一份境外旅游保险)。一般来说只要按照规律行走一般都能够克服(克服高反最重要的就是不断适应,达到一定高度后不要急于前行适当修整适应海拔,另外多喝热水和热汤也是非常管用的)

向5000米的山峰攀登做适应性训练,人越高,云越低,南池方向的雪山甚至可以平视。白云涌动,在山谷集结,向上淹没村庄。

悬坐在岩石上,蓝天映衬,阳光倾洒,白云之上,像是神的视角。

回客栈犒劳自己,开了一包15年的农辛拉面,连汤带面吃了个精光。客栈老板曾经随中日登山队三次登顶珠峰,算是见多识广了,但是对于吾国人民对方便面的热爱也表示出友邦惊诧。这包还魂面极大的提升了我和老林的士气,让我想起12年的夏天我和家人上少女峰,在冰天雪地中也是靠一碗农辛拉面续命满血复活。


第七天——Dingboche(4350米)—  Lobuche(4930米)


窗外一大早就有人按耐不住早早动身出发了,老司机卡宾淡定的让我们继续等待,一直等到阳光照进山谷我们才收拾出发。

刚出门,风和日丽,温暖舒适,等到爬上200米的平台,北风裹挟着喜马拉雅冰川的千年寒气扑面而来,气温骤降,队伍拉开了距离,顶着风艰难前行,有时瞬间的阵风甚至让人不能直面。

出发的时候太过大意,我只穿了一件软壳,带了顶遮阳帽,在这风中几如裸体。而我的冲锋衣和抓绒帽都在背负光的大包里,背夫光的脚程快,早就不知走到哪里了。越来越冷,感觉身体开始失温。

行走高海拔地区真是不能有半点大意,有时候一个细微的错误往往会变成致命错误。还好,光遥感到了我的恐惧,停在前方等我,赶紧加衣服,好久才缓过劲来。

Dughla坐落在一片荒石碓中,背景的Arakam Tsa雪山山岩黝黑,山体冷峻,南上北下的背负们把背囊一字排开,中午明晃晃的太阳有些晃眼睛。这分明是喜马拉雅山里的龙门客栈。

在此打尖,足足灌下两壶热水,身体开始温暖起来。海拔已经接近4700米,店家是两个尼泊尔帅哥兄弟,两兄弟相差了十多岁,但是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炒的意粉虽然太素,但入味,有瓦莱达奥斯塔的风韵。


离开Dughla一路向上攀登,这里已经是昆布冰川的末端。

这条冰川从珠穆朗玛峰逶迤而下,雄伟壮丽而又危机四伏,是南坡登山的必经之路,被称为“恐怖冰川”。攀登珠峰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海拔5400-5900米的昆布冰川,而不是8000米左右的“死亡地带”。有资料记录以来,在珠峰南坡一共发生了80起攀登事故,其中30%都在昆布冰川。

海拔越来越高,植被越来越少,氧气也越来越稀薄,爬上这个平台的时候我开始大口喘气,平台上是著名的玛尼堆,纪念在登山中不幸遇难的夏尔巴人和登山者。

百年来无数登山家前仆后继途经此地攀登巅峰,最终长留雪峰,如此甘死如饴。国人很难理解,探险是灵性的事情。我不登山,但向死而生总让人由衷钦佩。

一个陡坡接一个陡坡,一个平台接一个平台,此时Ama Dablam峰已不需仰视。

愈往上,气温愈来愈低,溪流已经完全结冰,在明晃晃的阳光下闪烁。

Lobuche的营地4930米,营地设施是这一路最好的,我们的房间在二楼,窗外便是岛峰。

岛峰(Island Peak)高6189米,是洛子峰的巨墙向南延伸出的一条山脊,形状如同浮在冰海之上的一座岛屿。岛峰是入门级登山的首选,也是很多登山者迈向珠峰的演习首选。

Lobuche营地的夜那么暖,那么长。一路朋友聚集。离大本营还剩最后一天路程,斋了这么多天,大家都蠢蠢欲动。

在这4930米的高地召开趴体,老林带的三包新疆手抓羊肉饭全部打开了,我带了一路没敢喝的马爹利XO打开了,再就着乌江榨菜、老干妈香辣菜和尼泊尔饺子。

空气在颤抖,仿佛天空在燃烧,在这寒夜笼罩的天地间,一方天地里温暖得如同春天。尼泊尔音乐、荷兰音乐、马其顿音乐连同许巍轮番上阵,英语、塑料英语还有肢体语言交相辉映。马其顿大汉Nikola在打llena lngwersen的主意,一晚都在献殷勤,不过从晚上隔壁房间的动静来看并未得手。

灯火阑珊,意犹未尽,待到互留FACEBOOK时我羞愧不已,打转的舌头实在无法解释啥叫翻墙。


第八天——  Lobuche(4930米)— Gorakshep(5180米)— Kala pathar(5545米)


八点不到就开始出发,太阳还只照射到Pumo Ri峰的山顶,千年雪山冰川环绕下,山谷异常阴冷,步入12月北风开始变本加厉,相比之下昨天的大风显得温柔许多。

我已经全副武装,但是无孔不入的冷风仍然让人开始发麻,尤其是只戴了战术手套的双手渐渐冻僵,我不得不收起登山杖,把上手揣进裤袋取暖。呼吸越来越困难,爬不完的坡让人绝望……

再往上已经几乎没有路,我们在巨石堆中起伏攀行,右手边昆布冰川像巨大的地龙潜伏在碎石之下,仿佛等待甘道夫出现的时候便会腾空而起。这些粗大的砾石随冰川而下,在山谷里散落一地。

四周雪山环绕,天地间一片静谧,除了这些龃龉前行的人和硕大的乌鸦,几乎没有其他生物。

天荒地老,人显得如此渺小。

千年的寒冰被砾石覆盖,在阳光下闪着寒光。

Gorakshep的营地像是火星殖民地,进到大门,有一把刷子刷去风尘。窗外是7989米的努子峰,海拔也爬升到了5180米,太阳穴隐隐有些疼痛。坐在餐厅靠窗的位置上,阳光照得人有些不舒服,窗外通透得好像不真实,一阵倦意袭来,我坐着几乎睡去。

这里是通往珠峰的最后驿站,再往前便是珠峰大本营EBC,再往前便是一路生死未卜的鸟覆危巢。

空气稀薄,阳光也显得尤其灿烂,但是气温却非常的低,翻烤肉身时,一面是海水一面是火焰。老江湖老林是资深的户外领队,也被明媚的阳光所迷惑,蜷缩在窗下恣意睡去,两袋烟的功夫,醒来喉咙开始隐隐作痛。

混到下午4点,出发去Kala pathar,这是EBC线路上的最佳观景台,也是整个线路的最高点5450米。走出营地,感觉化身马克达蒙。

荒原之上我们踽踽而行,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除了一条老狗孤独的背影。右侧横陈的都是7、8千米的雪山,来自印度洋的气流被雪山阻隔,不能前行半步,徘徊,浸润冰川的寒气后向南退去。

从营地到Kala pathar整个爬升将近400米,先是土坡,然后在石头堆里穿行。走到半坡的时候可以清晰的看到巨大昆布冰川沿山谷一路下探。渐渐的步履开始蹒跚,卡宾和BOB放弃了登顶,Nikola也不知去向,只剩我和老林继续攀爬。身体极度疲惫,缺氧,每前进十米就得停下来大口喘气。

2014年的秋天我在冈仁波齐转山,半夜从止热寺翻越卓玛拉山口,那翻不尽的山坡让我几度崩溃,最终我站到了自己双脚丈量的最高高度——5600米。

而攀登Kala pathar比翻越卓玛拉山口还要辛苦,这里的氧气更加稀薄,从卢卡拉算起徒步已经是第9天了,身体已经疲劳到了极点。继续走还是往回撤,两个小人在打架。我为自己的毅力点赞!

山顶上铺满经幡,对面昆布冰川从珠峰半坡汹涌而下,像凝固的瀑布!

EBC大本营就在冰川旁边,每年4月登山季,上百顶帐篷像鲜花盛开。

2014年4月18日凌晨,顺着大本营沿着昆布冰川向上前往海拔5943米的1号营地的必经之路,以危险著称,被称为“爆米花地”的地方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如同响彻天空的雷声,一场冰崩造就人类登山史上最灰暗的一天,16名夏尔巴人罹难。

5545 米,我双脚丈量的第二高度,坐在山顶的巨石上,雪山环绕,触手可及,蓝天映衬,风云变幻,天地静谧,时间几乎凝固。

8848 米的珠穆朗玛峰被7898米的努子峰遮挡,没有完全显露世界巅峰的霸气。金字塔形的峰顶几乎没有积雪,真正牛逼的人总是不那么显山露水。我曾经到过西藏定日县珠峰北坡大本营,青藏高原上珠峰拔地而起,相比南坡更为壮观。


天色渐暗,老林先下撤了,我贪恋夕阳映照的美景,恋战到了太阳落山,回撤的时候天已经快要黑了下来,海拔5000多米的荒野变成了舞台,电筒光追光灯一般引领前行,天越黑越忐忑。好不容易摸回营地,坐定之后感觉心脏快要跳出了胸口。

夜里,我在窗台隔着窗户用相机随手拍下星空下的努子峰。

那一夜的静谧的美,让我一辈子无法忘记!


第九天——Gorakshep(5180米)— Tengboche(3867米)


虽然海拔有5180米,但Gorakshep的这一夜睡得格外踏实,EBC相对其他很多线路最大的优点就是可以不睡帐篷!没有参加户外以前总是把搭帐篷想象成很浪漫的一件事,被虐了几次过后能有房间觉就绝对不睡帐篷了。

这一路我带了一个iPad和一个Kindel,晚上八点前在餐厅围着铁炉看小说,炉灭后回到房间钻进睡袋看电影,一任屋外寒风凌冽,睡袋内春光无限。一路竟然看了2本小说6部电影。

离开Gorakshep,由于老林的感冒愈加严重,我们没有前往大本营直接下撤。

返程总是归心似箭,花了三天上行的路我们一天就走完。脑子里面想的就是——“洗澡!洗澡!”,从离开加德满都算起已经有10天没有洗澡了。

回到Tengboche海拔降到了3800米,多日的疲惫后大伙一下放松了下来,个个摩拳擦掌想要喝上一杯。


第十天—— Tengboche (3867米)— Namceh(3440)

第十一天—— Namceh(3440)— Lukla(2840)


原本计划一天时间赶到Lukla,老司机卡宾着急赶回加德满都开生日爬梯,从Tengboche一出来下大坡的时候妄图抄近道,结果走错了路,越下到河谷深处离主路越远,下行了快500米,还是老林经验丰富,果断叫停原路返回,一上一下花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大伙也有些筋疲力尽。老林的感冒愈发严重,最终我们选择了在南池过夜。

回到卢卡拉竟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十天前我们从这里出发,十天后回到这里,什么都没有改变,这个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星巴克还是大门虚掩,店铺的老板哈欠还没打完,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第十二天——Lukla(2840) — 加德满都


客栈的老爷子和大妈七十多岁,一看就气度非凡,一问卡宾,才知道是59年逃过来的西藏贵族,晚上客栈里高朋满座,大妈拿出相册给我讲述辉煌,这座距离卢卡拉机场跑道不到50米的客栈雍容华贵,见证世道苍凉。

我们足足提前了两天返航,好在老爷子俨然是半个机场管理员,顺利帮我们办理了改签,10点过搭上返程飞机腾空而起,将卢卡拉和喜马拉雅留在了身后,人生无常,我不知道是否还有机会重返EBC,但是这十多天所经历的一切都将长久的留在我的回忆里。


飞机平稳降落在加德满都机场,逮住机会和美女机长合个影

安顿下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洗澡,这一澡洗得格外销魂,足足洗了半个小时,温泉水滑洗凝脂,足足用了小半瓶洗发液和半块香皂之后,整个人都清爽起来,剃去十几天的胡须,迎面碰到卡宾,丫瞪着眼睛对我说“大哥,你还是挺帅的嘛!”

远眺喜马拉雅,生活是如此奇妙,几十个小时以前,我还在那最远的山谷里风餐露宿。

卡宾的伙伴们陆续到达,全世界的年轻人都是相似的,青春的躁动与初识世界的兴奋、至纯的友谊和与生俱来的的叛逆。

我远远的坐在旁边看他们聚在泳池旁边喝酒、抽烟、嬉笑,想起16岁的时候浩哥的生日,楼道上那些弹着吉他唱歌的少年。

作为美食大国的代表,这么大好的日子,我和老林决定让大伙吃顿好的——饺子

卡宾的伙伴,连上EBC上结识的各路英雄有十二三个人,我和老林分工合作,和面调馅,用保鲜膜芯做擀面杖,徒手赶制了羊肉洋葱和羊肉白菜近两百个饺子。舞刀弄棍之间引得酒店大厨一路围观。作为贵州男人再接再厉,炮制了一碗油泼辣子,秘制蘸水一碗,热腾腾的饺子出锅,就着鲜香的蘸水吃得各路豪杰舔口舔嘴。

饺子就酒,越喝越有。尼泊尔民族半酣的时候变成了热情奔放的民族,一夜载歌载舞,多天的疲惫让我在歌舞声中沉沉睡去……至此,我的尼泊尔之行已经结束!


4、最后


非常感谢我路上遇到的朋友们

卡宾:领队,在石家庄学习了一年的尼泊尔男孩,中文一流,热情老成,烟瘾和酒瘾都不错,一路掌控有度 ,确保了整个路途圆满安全。

BOB:卡宾的朋友,十四天后也成为我的朋友,阳光的尼泊尔男孩,交际花,十几天时间结识了几十个老外,背包里的蓝牙音箱滚动播放各国歌曲,俨然成为EBC上一道风景,十几天时间,我们用塑料英语交流沟通成了兄弟。 


林哥:53岁的新疆资深老驴,户外版于荣光,前空军,脚力甚佳,每每走在我的前面,也成了我日常的模特。 

NIKOLA:马其顿大汉,BOB在路上捡到的,其叔叔1989年登珠峰罹难,此次EBC的目的是要在丁博泽到大本营的玛尼堆中寻找他叔叔的纪念碑,最终如愿并挂上马其顿国旗。 

光:我的夏尔巴背夫,总是带着羞涩的微笑躲在一旁,背负二十多公斤的物资与我相伴十多天,收入菲薄,但在山上专门请我喝了两次啤酒。背负的工作真的艰辛,没有这些夏尔巴人的参与,像我这样的人完全没有办法完成这次旅途,没有这些夏尔巴人的参与登顶珠峰也遥不可及。

这一路,遇到各色人等。有来自孟买的三个男女,一路和我们如影相随,好几次在寒夜里向我表达了想要进行国际贸易的愿望,有来自台湾的小两口在进行自己的环球之旅,刚结束马丘比的行程就来到EBC,由于语言交流完全无障碍,我们在三个偶遇的晚上聊得非常开心,小两口一路走来让人羡慕。还有很多大神,很多年逾古稀的老者、很多独行的花季少女……

这些不同种族、背景、肤色的人们因为不羁汇集于此,相聚于寒夜里的Dining Room,相聚于江湖,十日之后便成过客,相忘于雪山。

行走过的远方都只留在回忆里,到过的雪山都留在了眼睛里,就像我那件冲锋衣,随我走过了梅里、贡嘎和冈仁波齐,最后留在了喜马拉雅。

尼泊尔,这个我唯一到过两次的国家还会再来第三次吗?回香港的航班是在午夜,我一个人在机场候机厅徘徊,翻阅安娜普尔纳的信息,EBC都走过了,ABC还远吗?


向往雪山是一种病,得治!

版权声明:除特殊注明,本文所有内容均为 光影玩具 原创。访问者可将本文用于个人学习、研究或欣赏,以及其他非商业性或非盈利性用途,但同时应遵守著作权法及其他相关法律的规定,不得侵犯作者的合法权利,包括但不限于不注明作者及文章出处等,除此以外,将本文任何内容用于其他用途时,须征得作者的书面许可,侵权必究。


◆ 猜你喜欢 

珠峰东坡希夏邦马郭喀拉日居念青东

墨脱亚丁格聂 贡嘎 萨普

K2EBC大环尼泊尔ACT

乌孙孟克德古道狼塔喀拉峻


《徒步中国》,更户外,更专业!


跟《徒步中国》一起,每天发现新世界~

点击阅读原文,报名《徒步中国》活动

↓↓

旅游

  • 比新马泰人少,物价还比它们低的小国,往返1k+电子签就能去!
    比新马泰人少,物价还比它们低的小国,往返1k+电子签就能去!
    你已经去腻了东南亚?嫌人挤人、商业化、没新意?那干嘛不尝试一下南亚呢?可是说到南亚,你可能第一反应就是印度、孟加拉、巴基斯坦这些……一言难尽的国家,总会给你一种迷之脏乱差的印象。然而,你忘了还有这...
    百程旅行
  • 海南将放宽旅游游艇管制,开通游艇“琼港澳”自由行
    海南将放宽旅游游艇管制,开通游艇“琼港澳”自由行
    海南省游艇业的发展要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海南陵水清水湾游艇码头。图/受访者提供海南游艇再开题本刊记者/姜璇本文首发于总第896期《中国新闻周刊》在刚刚结束的博鳌亚洲论坛上,再次传递出海南省发展邮轮游艇...
    中国新闻周刊
  • 故宫,一座600年的城!
    故宫,一座600年的城!
    六百年的宫殿七千年的文明一个人走进去就像一粒沙被吹进沙漠立刻就不见了踪影故宫让我收敛起年轻的狂妄认真的注视和倾听中国之大美这距离上一次我来故宫已有十年再来,帝都相见,故宫是一个必须践行的约定……一...
    徒步中国
  • 瑞士,美得一塌糊涂
    瑞士,美得一塌糊涂
    心灵之旅 来新亚国旅点击关注上方蓝色字体 新亚国旅瑞士的风景很美不管走到哪里,都有清澈的湖水和壮丽的雪山.这个美丽的国家,无疑是上帝的佳作、大自然的宠儿.都说瑞士与希腊、挪威和冰岛是世界上四个最美丽...
    新亚国旅
  • 缅甸的精彩,或许你从未真正领略
    缅甸的精彩,或许你从未真正领略
    Travel mania/Shutterstock或许你对缅甸的认识还只停留在仰光,和佛塔聚集的蒲甘,它还只是一个无异于其他东南亚国家的金色小国。但看完这篇文章,你一定会爱上那里,深入缅甸,你就会发现它的魔力,好像在时刻...
    LonelyPlanet
  • 德国生活|太阳在夜晚亮起?海水能演奏乐器?这个欧洲国家是真实存在的吗?
    德国生活|太阳在夜晚亮起?海水能演奏乐器?这个欧洲国家是真实存在的吗?
    嗯呢说的就是克罗地亚大文豪萧伯纳笔下“人间最像天堂的地方” 最近《权力的游戏》最终季上映克罗地亚作为拥有“君临城”的美丽国度自然而然再度吸引了大批目光而用300块太阳能板和LED灯在地面上生生拼出一个“...
    道德经
  • 芙蓉镇,比凤凰还漂亮!
    芙蓉镇,比凤凰还漂亮!
    无意中刷抖音发现这个令人心动的地方雾蒙蒙的山峦错落有致的吊脚楼安静梦幻的灯光还有水声泠泠的瀑布这里就是芙蓉镇历经2000多年的时光一片岁月静好定位:湖南省湘西州永顺县芙蓉镇梦中的古镇,应该是一个古朴而...
    人民旅游
  • 五一长假,带上孩子挑战世界天坑,来一次勇者的亲子旅行!
    五一长假,带上孩子挑战世界天坑,来一次勇者的亲子旅行!
    这是一次非凡之旅你将体验到地球上99%的人无法体验到的精彩旅程!带上你的宝贝,回归自然,来一次亲子之旅!勇敢突破!精彩活动内容一、掌握SRT技术/探洞训练认识登山、登山装备、SRT技术、绳降、探洞、绳结,由专...
    嗨走自驾旅行
  • 不赶路,感受路!
    不赶路,感受路!
    人生中总要有一次奋不顾身、说走就走的旅行,或是漫步田野或是享受驰骋在公路上带给你的自由感。国内有许多绝美的适合自驾的地方,或许它们的风景不相同,但是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在这里灵魂是自由的...
    自驾游门户网
  • 先睹为快、盛况空前!泰国国王加冕仪式演练,上一次还是73年前
    先睹为快、盛况空前!泰国国王加冕仪式演练,上一次还是73年前
    泰国十世王即将加冕整理丨Ai泰国邦 2019年1月,泰国宫务处发表公告称,泰国国王玛哈·哇集拉隆功的加冕仪式将于今年5月4日至6日举行。公告中表示,哇集拉隆功已于2016年接受立法议会主席恭请继位泰国国王,国...
    Ai泰国邦
  • 5月1日起,布达拉宫要涨价?
    5月1日起,布达拉宫要涨价?
    布达拉宫管理处消息从5月1日起布达拉宫门票即将实行旺季票价政策门票价格从每人100元上升到200元届时,游客可以提前7天在布达拉宫官网进行网上预约也可以提前1天到布达拉宫现场预约窗口进行预约△布达拉宫官网预...
    天上西藏
  • 探访神秘巨石,诉说坎坷历史,曾经“悲惨与奇怪的土地”如今也焕发出新的生机!
    探访神秘巨石,诉说坎坷历史,曾经“悲惨与奇怪的土地”如今也焕发出新的生机!
    在南美洲西部,有一个世界上地形最狭长的国家——智利。天涯之国它地处美洲大陆最南端,位于安第斯山脉西麓,与南极洲隔海相望,因地理位置,所以智利人常称自己的国家为“天涯之国”。智利最著名的景点就是充满...
    Uniway皇家旅游
  • 巴黎圣母院大火,江门人在朋友圈这样感叹……
    巴黎圣母院大火,江门人在朋友圈这样感叹……
    "我想要带你去浪漫的土耳其然后一起去东京和巴黎" 这座巴黎塞纳河畔辉煌雄伟的教堂花了整整180年时间才完工 甚至在爱情电影中圣母院作为巴黎永恒的地标还成为了感情忠贞不渝的象征不会有人真能想象巴黎圣母院会...
    江门发布
  • 旅行归宿,灵魂四度:温度、诗度、广度、深度!
    旅行归宿,灵魂四度:温度、诗度、广度、深度!
    近年来,外出旅游的游客在住宿方面更加倾向于民宿。在此市场需求下,越来越多企业、资本加入到民宿这个阵营中。除了国外的爱彼迎之外,国内不少企业、资本纷纷进军民宿行业,出现了住百家、途家、游天下、有家民...
    去旅行V
  • 活力天津 走向世界
    活力天津 走向世界
    4月16日下午中国外交部和天津市人民政府在外交部蓝厅以“开放”为主题,以“活力”为底色举行中国外交部天津全球推介活动兼容并蓄、中西合璧的天津向全球集中展现她的独特魅力▲ 中国外交部天津全球推介活动主题...
    中国驻新加坡旅游办事处
1 2 3 4 5 >> 

公众号 • 徒步中国

  • 徒步中国微信号 : trekkinginchina
  • 推荐最美徒步线路,传播实用户外知识,搭建户外交流分享平台,组织全球徒步旅行活动,助你快速成为户外旅行达人。
  • 手机微信扫描上方二维码进行订阅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