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客微文大全00ke.net

  • 别人家的学校!云谷学校正式搬入新校区,快报记者打探了一番后,发现……
  • 来源:都市快报

教室为什么一定是长条的,也可以是“扁”的,还可以像弹簧一样左右伸缩,随时变形;谁说早上到校第一件事是早自习和晨读,也可以扔掉书包,在操场上疯玩个够,热完身后学习更有效……


从2016年正式提出设想,由阿里巴巴合伙人投资兴建的云谷学校一直带着神秘色彩。最近,位于杭州西湖区三墩镇的云谷学校新校区正式启用。


图片


云谷学校到底长什么样?和普通学校有什么不同?


快报记者第一时间去这所坚持“面向未来的教育”的学校打探了一番


日本设计师在中国驻扎4年

设计出了抽屉教学楼和弹簧教室


云谷学校的新校区位于杭州西湖区三墩镇,和西湖大学、阿里云新园区同在热门的“云谷板块”。整个校区有220亩,涵盖了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可以同时容纳3000人的校区。


本来打算花半天跟着设计师把校园逛一遍,结果完全停不下来,最后花了整整两天时间。


云谷校区项目的主创设计师是日本三菱地所的建筑设计师佐藤琢也。从最初的设计方案到一步步把方案变成现实,佐藤在这个项目上前后“蹲”了4年时间,开过无数次会,吵过无数次架,现在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


在佐藤的iPad里,还收藏着4年前云谷校区的手绘设计草图。


图片

图:日本三菱地所的建筑设计师佐藤琢也


这是佐藤第一次接手中国校园项目。一开始因为语言不通,翻译又不能完全表达自己的想法,佐藤更多地用画画的方式来交流。


在他的设想里,学校是一个人与人交往互动的建筑空间。


比如,他把教学楼设计成“拉开的抽屉”——这是国内第一次用退台方式设计教室。每一层楼教室外面都有一个大大的露台,每一层错落有致,上下阳台之间可以相互看到,甚至对话。跨年级的交流也不需要刻意组织,而是顺其自然发生。


图片

图片

抽屉教学楼,打造成了一个上下楼可以交互的空间


佐藤说,这样的空间设计,不仅通风性更好,还打破了中、低、高年级交互的物理空间,更容易激发孩子们的学习兴趣。“比如高年级在做复杂的模型,低年级都可以看得到,就会很向往。”


教室,是孩子们呆得最久的地方,佐藤把所有教室都设计成了“弹簧教室”:教室、灵活空间、露台共同构成了弹簧教室。日常上课,教室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物理空间。下课后或活动时,打开教室左右两侧的隐形落地窗,迈出教室即可运动,教室和走廊、外侧露台融为一体,孩子们可以在这个大空间里 自由地打球、踢球、嬉戏。


横向的拉通还打破了班与班的界限,跨班学习研究、运动活动都变得非常方便,谁说学习伙伴只能是同班同学?


图片

:弹簧教室,将教室两侧的隐形门窗打开,就变成了一个100平方米的巨大空间


教室外面的灵活空间,既是全班亲自挑选和精心布置的专属空间,这里也是孩子们的游戏区和阅读角。课堂活动、项目研究谁说只能在教室内呢?


图片

图:教室门口的灵活空间


教室的形状设计和传统教室也有很大不同。比如传统教室是长方形的,越坐在后面,距离老师和黑板越远,容易被老师忽略。云谷的教室是一个横放的长方形,老师和每个孩子的距离差不多,可以方便地照顾到每个孩子上课的状态。


图片


一间教室通常容纳20-24人,书桌可以随意移动,上课时,孩子们可以三五成群,组成一个学习小组一起学习,有任何idea可以随时记在可书写的桌面上。


图片

图:教室一角


佐藤把互动的设计理念延伸到了卫生间。


在云谷学校,卫生间不仅干净漂亮,佐藤特意把洗手区搬到了卫生间的外面。“洗手或者洗美术用具时,很多跨年段、跨班级的交流就是在这里发生的。”佐藤说。


图片

图:完全开放的卫生间洗手区


幼儿园则充满浪漫的元素:整个建筑呈椭圆形,把整个校园分成了春夏秋冬四个主题区,不同的区域里分别种着四个季节的植物。二楼中心平台是个“天空之城”,今后,孩子们可以在这里露营、看星星……



图片

图:俯视幼儿园园区


幼儿园的每棵树都是园长亲自挑来的

校园里处处是老师们的”小心思“


佐藤用各种建筑材料,把云谷老师梦想中的教育空间一步步变成现实。而交付之后,老师和孩子们们则用自己的创意和小心思,把学校一点点“填满”,变成了一个个温暖的空间。


每个班级门口,都有一排整齐的书包柜。负责定制的卢老师,在每个书包柜上设计了一个“投递口”。别看这个小小的设计,说不定谷粒生日那天,书包柜里会不会出现来自身边人的神秘祝福?


图片

图:教室门口的书包柜


图书馆里,随处可以看到舒服的懒人沙发,让人忍不住想捧一本书看一个下午;图书馆门口的墙上还设计了一个还书的口子,看完的书不用特意走到图书馆里去归还,只要往墙上的“投递箱”里一扔就可以了。


校园里的树为啥奇形怪状的?它们是幼儿园园长亲自从全国各地的苗圃里挑来的。


图片

图:校园里奇形怪状的树


和一般人专挑高大挺拔、整齐划一的树不同,园长看中的都是“歪瓜裂枣”被人挑剩的,而这些看起来卖相并不好的树,孩子们却如获至宝,是他们攀爬最好的“玩具”、研究最好的素材。在这个校园里,植物不仅是绿化,也是学习资源。下个学期,孩子们会在浙大教授的带领下开启“植物地图”项目。


图片

图:幼儿园的木工坊


幼儿园一个不起眼的一角,老师们还布置出了一个“加油区”:冰箱的包装盒经过老师和小朋友们一起改造,变成了92号汽油加油机。每次小朋友们骑完三轮车,不用老师们费力教他们将车归位,小朋友就会乖乖地把车骑到这里,加油,停车,一步到位。


一半以上老师有海外背景

还有30多个来自互联网大厂的程序员


云谷的老师来自于全球各地、各行各业。大部分具有海外背景。比如幼儿园里,有海外背景的老师占到了55%,而硕士学位占了59%。


除了学识背景,学校的斜杠青年也特别多,很多老师具有跨界背景。比如,语文老师是北大社会系毕业的,英语老师同时又是小提琴Club课的老师,科学老师是被科学耽误的诗人……


图片


这里还隐藏着来自全国各地的资深教师。比如在武汉教了30多年语文的的蒋卉老师,是一名特级教师,本来还有6年就可以享受美好的退休生活。2年前,因为认同云谷学校的教学理念,毅然离开了副校长岗位和生活了49年的武汉,把家搬到了杭州。


图片

图:和孩子们在一起的蒋卉老师


除了从全球招募来的优秀老师,云谷的教职工还包括了工程师、记者、设计师……他们一方面作为“补给”团队支持整个校园专业化运营,一方面又是孩子专业发展的另一种“导师”。目前学校里有30多位程序员,他们部分来自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大厂。在学校里,负责将老师的想法“产品化”和“数字化”, 有时候也摇身一变,成为学生的编程老师,带领孩子开展基于真实项目的学习。


不拿标尺量每一个孩子

每个孩子都成为独一无二的自己


云谷学小学部、初中部校长冯晨说,云谷在对外招聘不唯职称,也不唯荣誉。平时教书育人,也不拿尺子去量学生。“每个人都成为独一无二的自己。


图片

图:谷粒们在学习中心


在云谷,孩子们切地称为“谷粒”。在这里,谷粒们可以发挥天性,自由自地在成长。


图片

图:演讲台上的谷粒


比如对于低龄段的小谷粒来说,每天早上到校的第一件事不是晨读,而是扔掉书包,在操场上疯玩,这也是开启一天学习的“前菜”。


图片

图:和老师们在一起


认真学习、自由成长的谷粒们,有时候也要学会体面地输。


云谷学校初中学段长张老师说,学期休业仪式时,不是每次都邀请最会主持的孩子上来,反而更鼓励最“不像”主持人的上来尝试。


“讲砸了也不要紧,如果失败了,全班一起帮他复盘,学会面对失败。”


在云谷,每个孩子背后都有一位贴心的导师。


云谷的每一位老师有两重角色,首先是育人的导师,然后才是学科老师。


在初中部,每个班有4位导师,由不同的学科老师担任,4位老师打配合,就像育苗一样,从不同的视角去发现每个孩子的特点,帮助他们获得更全面的成长。


比如体育老师,他更容易发现孩子身上隐藏的体育特长,也更能在体育活动中的设计中,把“如何正确地看待赢、如何体面地面对输”理念带给孩子。


学期末,家长都会收到来自导师联合生成的一本厚厚的成长画像。从素养发展、学科学习等多个维度,记录孩子在本学期的变化。这并不是一份泛泛的成长记录,比如健康这一项里,户外运动时间精确到多少小时。


云谷到底是不是阿里子弟学校?

去云谷上学难不难?




图片


从2017年正式招生至今,云谷已经运营了4年时间。因为一直低调办学,坊界也流传着不少学校的传闻,比如,云谷学校是一所为阿里员工子弟准备的精英学校。真的是这样吗?


冯晨说,在创校之初,云谷学校的定位就是一所面向未来的创新型学校,招生范围面向全社会,并不存在阿里子弟学校这一说。


不过学校确实有不少阿里员工子女,倒不是因为阿里员工子女入学有“后门”,而是一开始,很多家长对创新型学校普遍存在观望心理,互联网文化下的家长心理上更容易认同学校的办学理念,所以报名的人相对多一些。


在招生方面,云谷是一所市教育局批设的民办学校,面向大杭州范围内招生。其中,初中部和小学部的招生实行“公民同招”、“100%摇号派位”;高中部招生将面向符合浙江省及杭州市报名条件的2021年应届初中毕业生。


据悉,云谷幼儿园计划招收桃源坞和云谷两个园区共8个班,约160人。初中部计划招生4个班,96人左右;高中部计划招生80人;线上报名和志愿填写都将于6月4日启动。小学部的摇号填报也将于6月15日启动。


那么怎样的家庭更合适上云谷?其实家长的教育理念非常重要。


在云谷,家长有一个特殊的称谓,叫教育合伙人。冯晨说,教育需要学校和家长双方合力完成。云谷希望家长具有“成长型思维”。“但并不是要求家长全职,而是一定要给孩子高质量的陪伴,愿意不以单一的成绩指标来看待孩子,更希望孩子长成一个健康、完整的人。”



文/沈积慧

教育

1 2 3 4 5 >> 

公众号 • 都市快报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