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客微文大全00ke.net

  • 回望“特斯拉自动驾驶致死第一案”,数据定案式的司法鉴定能照搬吗?|经观汽车
  • 来源:经观汽车
图片

摘要:由于其特殊性,其带来的不仅仅是对汽车技术发展方向的争议,也是对司法领域的新挑战。


图片

文 | 刘晓林 胡耀丹(实习生)


从4月19日特斯拉上海车展维权事件发生至今,10天时间内,随着事件的进展,公共舆论空间中的各种言论也不断发酵,但排除从社会角度对该维权事件的各种解读,这本质上是一起仍处于司法诉讼程序中的交通事故案件。而由于其特殊性,其带来的不仅仅是对汽车技术发展方向的争议,也是对司法领域的新挑战。

针对国内是否有可借鉴的交通司法案例,经济观察网记者向具有事故车辆鉴定资质的北京中机车辆司法鉴定中心进行了咨询,该中心工作人员向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此次特斯拉事件极具特殊行和代表性,但并非国内首起与自动驾驶有关的司法诉讼。

“之前我们以前好像做过一次,就是在邯郸。”该人士对记者表示,中机车辆司法鉴定中心以前曾接手过一起对特斯拉Model S交通事故的司法鉴定,那是通过法院指派的方式进行受理的。

根据该人士提供的信息,记者查询到与该案件有关的公开资料,资料显示,中机车辆司法鉴定中心提到的那次事故发生在2016年1月,被多家媒体称为“国内首起特斯拉自动驾驶致死案”,而中机车辆司法鉴定中心对其进行的检测,也很可能是国内有公开报道的第一起由第三方检测机构对具有自动驾驶功能的车辆交通事故进行的司法鉴定。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公司(简称中汽研)旗下的“中机车辆司法鉴定中心”是国内事故车辆鉴定的权威机构。

据媒体报道,该事故发生在在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一辆特斯拉Model S轿车直接撞上一辆正在作业的道路清扫车,司机高雅宁身亡。经交警认定,在这起追尾事故中驾驶特斯拉的司机高雅宁负主要责任。在对车辆行车记录仪中的视频分析后,得出的结果是,事故发生时特斯拉速度并不快,但已处于“定速”的状态,未能识别躲闪而撞上前车。现场交警的调查也显示,事故发生时涉事特斯拉没有刹车和减速的迹象,也没有采取任何躲避措施。

随后,央视报道称,23岁的高雅宁在部队从事司机工作,并有上万公里的安全行驶记录。车主家属由此认为是特斯拉的自动驾驶故障导致了事故的发生,并向特斯拉索赔1万元。原告的代理律师称,起诉的目的不在于索赔多少,而在于对社会起到一定提醒作用,即特斯拉的“自动驾驶”系统有缺陷。据媒体报道,当时特斯拉官方表示:“由于碰撞造成的损坏,这辆车无法将日志数据传输到我们的服务器上。”因此,无法知道事故发生时车辆是否启用了“Autopilot”功能。

值得注意的是,在事故发生后不久的2016年8月,特斯拉中国官网把“Autopilot”中文翻译从“自动驾驶”换成了“自动辅助驾驶”,在2016年9月又对自动驾驶辅助系统做出了升级。特斯拉CEO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在2016年9月宣布,公司对其汽车自动驾驶辅助系统的升级将更倚重开发雷达的探测功能,并“强制”驾驶者控制方向盘。

根据央视报道,事发后特斯拉一方与车主一方首先对是否采取司法鉴定进行了争辩。车主代理律师郭庆表示,当时所碰到的问题是,特斯拉方提出,根据《车主手册》,无论是否使用“自动驾驶”这个模式,车主都要对这个车的最后的行驶行为承担最后的责任。所以他们认为就即使是这辆车当时就是在“自动驾驶”模式下,那也还是以驾驶人来承担责任。因此对这个进行鉴定没有必要。

不过,经过原被告双方前后持续近半年的讨论后,法院最终决定,由北京中机车辆司法鉴定中心对涉案的特斯拉轿车进行检测,对当时车辆是否处于“自动驾驶”状态进行司法鉴定。

根据央视报道,在那次事件中对特斯拉车辆进行检验的流程为,中机车辆司法鉴定中心先对车辆进行检验,并从车内取出记录有车辆行驶状态数据的存储卡,在对存储卡内容进行镜像备份后,将储存卡内的数据传送到美国,再经过美国回传后,由特斯拉工程师现场配合进行解读回传的内容。而据车主家属所说,在解读回传的数据中,发生事故的时间段内能够看到自动驾驶的标识。在经过司法鉴定的流程后,2018年2月,特斯拉方面最终确认车祸发生时,车辆是处于“自动驾驶”状态。

不过,本次引发上海车展维权的特斯拉河南事故显然比5年前的特斯拉邯郸事故更为复杂,后者在有行车记录仪的举证辅助下,仍需特斯拉美国数据中心读取数据;而此次事故中,不仅行车记录仪缺失,而且数据的提取流程也不规范,这令鉴定过程更加艰难。

由于只能依赖数据来进行责任判定,但在事故发生后的两个月内,数据主动权一直单方面掌握在特斯拉手中,因此虽然特斯拉在上海车展维权事件后向主管部门递交了事发前半小时的行车数据,但国内对特斯拉数据的质疑之声也不绝于耳。

一家具备事故车辆鉴定资质的官方机构的相关人负责人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由于河南特斯拉事故车的原始数据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由特斯拉公司单方面提取,某种意义上,数据层面的“第一现场”已经失去,因为从技术手段上来说,更改黑匣子数据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当然,也不排除是特斯拉方面在做数据提取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不够谨慎,但不管怎样,目前特斯拉难以自证清白”,该人士称。而这也使得目前已提交的事故车辆行车数据如何处理,以及这些数据能否推导出事故真相都存在较大变数。

针对具有自动驾驶功能的车辆事故带来的数据问题,国内主管部门已开始作出反应。今年4月7日,工信部组织编制了《智能网联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指南(试行)》(征求意见稿),指出智能网联汽车生产企业在中国境内运营中收集和产生的个人信息和重要数据,应当按照有关规定在境内存储。经济观察网记者了解到,特斯拉目前仅在美国建立了数据中心,据悉其在中国的数据中心将于今年二季度建成。



图片



图片


图片

汽车

1 2 3 4 5 >> 

公众号 • 头条汽车

  • 头条汽车微信号 : autoeeo
  • 本公众号由经济观察报倾情呈现,我们希望用理性建设性视角来观察汽车行业,深入解读重大事件,为大家提供感性趣味性悦读并带去有益的思考和阅读价值。
  • 手机微信扫描上方二维码进行订阅
Flag Counter